荒野行动教学:粒粒棗香,記念里的兩棵美棗樹

作者: ca88  發布:2019-05-27

荒野行动闪退怎么办 www.vwrmp.icu ca88官網 1

又到了吃棗子的季節了,馬路邊上一個大叔拉了一三輪車在那叫賣,路過看見那花花綠綠的圓滾滾的甜棗,忍不住想抓一把一飽口福。上前一問,8塊錢一斤,下意識感覺有點貴,但是還是忍不住口水直流,拿起食品袋撿了一些回去解饞。洗凈了捏一顆放在嘴里,輕輕一咬,還是那個味道,甜甜的脆脆的,滿滿的回憶里的味道。

故鄉情結總是那么讓人沉迷。有意無意,故鄉的輪廓,童年往事便常在夢中浮現:故鄉的棗子怕是又成熟了罷?

秋分過后,滿大街充盈著不知從何處而來的棗,如雨后春筍般一下子鉆出幾個攤位。一個老式的架子車,四周是整齊排列的竹排,圍住了那跳之欲出的棗。遠遠望去,如一車青翠的小山,夾雜著些許斑駁的淡黃,流淌著飽滿的生機與成熟。

每年到這個季節,我都會多少買一些解饞,在所有的水果里面,棗子不能算是我最愛的一種,在口感和營養價值方面都算是普通,但是它卻是我最難以忘懷,在內心深處與它感情最深厚的一種水果。

童年的我,棗兒成熟時總盼著刮大風,因為風可以幫我享到口福。

兒子早禁不住那股色彩的誘惑,叫嚷著說:“我要吃棗,我要吃棗!”

那是我們小時候,我家還是那種土坯房子,玉米桿做的院墻,院子里有兩棵大棗樹,我不清楚那兩棵棗樹多少年了,也不關心當初是誰栽下的,唯一關心的是到了秋天它能不能結下很多很多的棗子。那個年代人窮,哪有什么五花八門的零食給孩子們吃,每頓飯能吃上菜就是好日子了。沒見過香蕉長啥樣,蘋果吃的也不多,于是只有自家樹上結的棗子就成了我們最衷愛的零食了。

多數時候等不到刮風,從樹底下走過,抬眼望去,發白泛紅的棗子在綠色的樹葉之間,實在誘人。不是自家的樹,是不敢拿竹竿去敲打的。于是,隨手操起路邊的石塊,認準了就扔。運氣好的話,五、六顆棗子應聲而落。

我想起家鄉的那棵棗樹:屋后竹林邊,不知是那位好心人種下的,已有三十多年的歷史了,枝干蒼老直挺又倔強,細長地垂下來,如一蓬蓬佇立的綠傘。每逢秋初,密密的綠葉間就凸顯出顆顆飽滿的棗。

那時候村里棗樹倒是也不少,但不是每棵棗樹都那么勤快,年年都結滿豐碩的果實。我家那兩棵棗樹最值得我們驕傲和自豪,幾乎每年都會結滿棗子,亮晶晶的掛在枝頭,令村里其他人家羨慕不已。

父親后來特意給家里移載了幾棵棗樹,感覺就是不一樣??晌液偷艿芐順宄宓匚誓蓋酌髂曖性孀映粵嗣?,母親笑著說,得三年才有??蠢次頤塹拇篩諄掛4嬡昴?,而且,為了避免拿錯,粘塊膏藥分別寫上各自的名字。

ca88官網,我扯住兒子,跟他說,咱們回奶奶家吃去。下了班,我們迫不及待地回到老家,繞到房后,不經意間,發現滿樹果然掛滿了青翠欲滴的棗,如顆顆閃亮的綠瑪瑙,鑲嵌在蒼綠的帷幕上。兒子操起竹竿,揮舞在半空中,“打棗了,打棗了!”母親笑著說:“早熟了,趁青吃,挺甜的?!?/p>

記得那時候最盼望的季節就是秋天了,因為只有到了秋天,我們才能盡情的吃上除了飯菜以外的東西――在我們眼里最美味百吃不厭的棗子。

這三年,我從初中升到了高中,而棗樹卻無時無刻不在生長著。

兒子的棍子落下去,立刻響起噗塔噗塔的擲地聲,如馬蹄雜亂的越過草原。棗紛紛揚揚地落下來,濺在落葉上,濺在衣服上,濺在母親的笑臉上。我們忙活了半天,終于把那滿樹的青棗攪落了大半,足足裝了半筐。偌大的棗,臃腫地吸胖了天地日月的精華,光澤的外表折射著秋日的驕陽,垂涎欲滴。

從春天發芽開花掛果,一天天盼望著棗子成熟那一天,只感覺時間過的好慢好慢,終于季節交換,棗子在我們的盼望中逐漸長大,顆顆飽滿圓潤,晶瑩剔透。立秋剛過,按正理說棗子還不是很熟,可我們已經按耐不住急切的心情,望著棗子垂涎欲滴。每天放學回家就圍著在樹下轉悠,尋找那些個大顯眼的。我們個子小,伸長了腦袋使勁仰著臉,瞅準目標了就拿起一根長棍子去敲,然而很少有剛好命中的時候,往往是連帶著敲下幾顆尚未成熟的無辜者,于是心疼極了。有時候也會撿一塊坷垃朝目標砸去,遺憾的是弱小的我們總是徒勞無功,偶爾砸下一兩顆來,就興奮的歡呼雀躍。這樣的辦法同時也會招來大人的一頓責罵,因為很有可能會一不小心棗子沒砸到,反而砸到路人或者是屋頂。

四月,當石榴樹暴出暗紅色的小芽時,棗樹也有了動靜:枝椏上冒出了淡黃色的嫩芽,慢慢變成綠茸茸的小葉子。棗樹的葉子長在曲莖伸展的纖細的枝條上,綠茵茵的枝條輕盈柔軟,隨風擺動,搖曳多姿。

看著光滑圓潤的棗,透著成熟的氣息,是那么的結識。我也急急的抓起一個塞到嘴里,輕輕一咬,有一股濃濃的棗汁流向心田,滲透著沁人心脾的清香,干脆爽口,渾身每一個毛孔似乎都要滋潤起來,舒暢起來。我們索性席地而坐,欣賞著秋天的鼓脹,分享著收獲的喜悅,談論著,放肆地囫圇吞棗,用不著細細品嘗,用不著慢慢吞咽,去醉心那種渾身舒暢的愜意吧!

記得那一年我們幾個小伙伴在村里玩,見鄰居劉大爺家的棗子又大又紅,十分眼饞,無奈棗樹太高,我們幾個在樹下轉悠半天吃不到棗子干著急。雖然我們都是爬樹能手,但是一般不敢嘗試著去爬棗樹,因為棗樹上有一種我們叫做“洋辢子”的類似毛毛蟲的小東西十分可怕,曾經見識過“洋辢子”厲害的小伙伴們個個是聞風喪膽,因為一旦一不小心被它碰到,定叫你奇癢難耐生不如死。就算吃不到棗子,也沒人敢去貿然爬棗樹。這個時候有人提議,干脆用坷垃砸吧,大家一致贊同。然后其結果是,我們的坷垃一顆棗子也沒砸到,卻把劉大爺家屋頂上的瓦砸下一大片。被劉大爺追著攆了半個村莊……至今想起來依然感覺好笑又快樂

五月,滿樹榴花開得紅紅火火,棗樹也在安安靜靜地開著花。棗樹嫩綠的枝條上探出了星星點點的,芝麻狀的花蕾,慢慢微微張開,淡鵝黃色的小花是五角星狀,比桂花還小,不經意間開滿枝頭。

吃著一粒粒棗,那親切誘人的甜味,透著粗野的田園馨香,是城里那些棗一族們永遠都無法比擬的。閉上眼睛細細地遐想,陽光、雨水、竹林、棗樹、農舍、炊煙,都影影綽綽地浮現了。

直到那一年的某一天,我和姐姐放學后又在樹下轉悠著找棗子,看我倆眼饞又吃不到的模樣,大哥走過來嘿嘿一笑,神秘兮兮的說:“妹妹,我發明了一個打棗神器”我倆十分好奇。只見大哥變戲法似的從他的床頭下摸出來一根拇指粗細的竹竿,竹竿的一頭裝著一根細細的鐵絲,扭成了一個小圈圈,剛好和棗子大小差不多,只見大哥舉起竹竿,瞅準目標,把鐵絲圈往棗子上一套,再輕輕往下一拉,一顆個大飽滿,青里透紅,紅里透著青的棗子應聲落地,并且還不會傷及無辜,我倆對大哥的發明佩服的五體投地,有了這個打棗神器,以后想吃棗可方便多了。

走近棗樹,微風輕拂,一股淡淡的,略帶清甜的棗花香氣襲來。隨手拉過一根枝條細看,上面點綴了許多細小的棗花,但感覺,這棗花似花非花,沒有一般花的形態和色澤,倒像夏夜天上的小星星,在月光下透著一點點亮色。

在最下面的棗子快被我們吃光的時候,也差不多到了全面收獲的季節了。

一夜風雨,小棗花灑落一地。清晨推門,迎面而至的便是淡淡棗花的幽幽清香,頗有“朦朧池畔訝堆雪,淡泊風前有異香”的意味。

會在某一天,大人比較清閑,心情不錯的時候,吃完早飯媽媽宣傳,今天搖棗了啊,你們兄妹幾個準備一下。這個時候我們就會特別的興奮,快樂的院子里跑來跑去,也會去通知鄰居家的嬸子大娘還有小伙伴們過來撿棗。

棗香滿園即如斯。

多數時候是二哥爬上樹去,抱著樹桿拼命的搖啊搖,那些長在高處的,我們夠不著的棗子像下冰雹一樣嘩啦啦掉下來,在地上打個滾,緩緩的停在院子里的每一個角落。

棗樹長大,掛果了。而這個不易的成果卻歸功母親。從棗樹發芽到開花,期間母親都要給棗樹治蟲,如果開花后噴藥不僅會打掉很多花,也會導致不結實。太晚了更不行,結了果噴藥不僅污染還對棗樹上最常見的洋辣子蟲起不到防治作用。等到棗子接近成熟,母親又掃凈院子,再鋪上自己用編織袋縫制的毯子,讓棗子落在上面。院子的北面是口大池塘,母親去清洗棗子的時候,來到塘邊淘米洗衣的左鄰右舍總會分食到大捧的香甜紅棗。

我們或者挎個筐,或者拿個盆,一會撿的滿滿的。收獲的喜悅和幸福溢滿整個院子。

我家在村子最后面,此情此景,難免會想起清代汪琬在《再題姜氏藝圃》詩中所寫:“隔斷塵西市語嘩,幽棲絕似野人家。屋頭棗結離離實,池西萍浮艷艷花?!?/p>

撿完棗子,媽媽吩咐我們把紅透的放在一起,拿到太陽下爆曬幾天,干了收起來等春節了包棗饃。那些青里透紅的當天中午就煮了吃熟的,煮熟了的棗子雖然好吃,但是腸胃不好的人可不能貪吃哦,吃多了會脹肚子。記得那一年我因為貪吃,肚子不舒服了好幾天。

棗樹在藝圃曾有過特別的意義。當年藝圃園主姜埰最喜愛食鮮棗,在園中種植棗樹數棵,仲秋,果實累累,掛滿枝頭。姜埰逝世后,其子姜安節懷念父親,特地在棗樹旁筑小室,取名思嗜軒。

我想我衷愛棗子,也許并不是貪戀它的味道,更多的是懷念童年的快樂,和那個在沒有什么美味食品的年代,它帶給我的幸福和快樂。

思嗜軒,意為思念先父嗜棗之軒。棗子,甘甜而心赤,可寓情言志。姜安節有詩:“纂纂軒前棗,攀條陡岵時??ㄇ嘌鄱?,結實赤心期。似棗甘風味,如瓜系夢思。只今存手澤,回首動深悲?!?/p>

如今,我家的老房子早已拆掉重新建了新式樓房,院子里也鋪上了水泥地面,那兩棵棗樹也隨之被砍掉不復存在。然而它卻留在了我記憶的深處,時常在夢里看見它曾經高大挺拔的身影,成了一道不可磨滅的記憶……

忽又想起父親。物是人非恍如昨,掩卷不知淚花落。

本文由ca88官網發布于ca88,轉載請注明出處:粒粒棗香,記念里的兩棵美棗樹

關鍵詞: ca88官網